ZhongIvan
本频道中共有 10 条消息,返回讨论版 光圈爱快门,6 个其他相关频道

Ivanzhong Photography??ZhongIvan ???影像是我的语言,表达爱,表达恨,表达欢乐,表达悲伤,表达怜悯。

摄影是一场告别?
Published on 2015-6-16 0:02:00

Shanghai, 2015.

一直觉得摄影是种遇见。

因为摄影,我遇到了无数的人:俄罗斯的美景,日常生活里的各种事,四川地震的灾民,泰国利比亚的动乱,临终关怀的老人,污染的大地,非典后遗症的受害者,失独者,电影明星,等等等等。

晓岚是一个作家,和她的认识,也是因为摄影,10年的大理摄影节到现在,已然五年。我们因为电影节而同时出现在上海,下午茶聊天,二人两年没见了。

聊起来才知道,现在她正准备把自己的新书拍成电影,书名叫《漫长的告别》。

她告诉我,人的生命是一场漫长的告别,这种告别可以是一瞬间,几天,几年,甚至是一辈子。其实摄影也是一种告别的方式,摄影师按下快门的那个瞬间,他就和那个瞬间告别了。

这句话击中了我,我拍过的那些瞬间,那些场景,那些人,也许这辈子,都不会再见了。

一种莫名的伤感涌上心头。我必须将这句话记下来,晓岚的书我也一定会去看。

是的,人生就是漫长的告别,告别童年,告别青春,告别长辈,告别爱情,告别自己的生命。

而我,拍过那么多的人,去过那么多地方,走过那么多的路,有多少我不会再见?

05年留学的时候那位莫斯科河边的老太太?Vera?泰国临终关怀医院的老人?那些失独者???我还真不敢去想。

我们做的那么多事情,也许都是为了有生的存在感,去对抗死的恐惧而已。

其实也不必如此悲哀,留给我的还有照片和回忆,而且大多数回忆,都渐渐变成了美好。

对于下午的相见,真的让人感恩,让我有了写点东西和拍东西的动力,很强烈。

21号,带着这个主题,去俄罗斯,来一场告别的相遇。

不知不觉,已是十年。


On The Way?
Published on 2015-3-22 3:43:00

I ran across with Milk, Lido, Venice, 2014.?

与Milk的不期而遇。这是我们在威尼斯电影节期间,住的房子旁一家人的拉布拉多犬。他已经17岁了,视力和嗅觉都不好,也不怎么走得动了。可是每天,主人,一对意大利老夫妇,都要开车带他出去到处走走。Milk走几步便要休息,老夫妇便各种口哨儿歌来哄着鼓励他。我每次遇到他们,都过去和Milk打个招呼。主人说,即使现在Milk老了,他永远都是最棒的狗狗。

年前的时候,扫底片扫到这张,想起了这个故事。今年还能否见到他,还是个未知数,每每想到这里,不知不觉地鼻子便会变酸。

昨晚发生的事情,让我想到了Milk。

昨晚深夜回到家里,楼下没有车位了,我便把车子暂时停靠着,把东西拿到楼上再下楼找车位。下楼的时候,只见小区路的另一边,赫然停靠着一辆黑厢车,打着双闪,车尾门开着,像是张开的嘴巴。这种车我一眼就认得,跑突发的时候,殡仪馆的车我见得很多。我一边心里慨叹着,到底是谁离开了这个世界,一边默默地把自己的车开到了停车场。待我停好车,走回家,楼下的黑厢车已然不见了,来去得无声息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春天的夜里,路上满是各种花的香气,回南天潮湿的气味,也已经退散得差不多,我手里拿着一包最好的咖啡豆,盘算着第二天要品尝。这本身一个特别美好的夜,却让我看到了生命的轮回,在自己身边悄然进行着。

回到家里,这两个晚上,我都循环播放着久石让先生的《Memory》,电影《入殓师》里面,我挚爱的一曲。在大提琴的旋律里,阳光中的落樱,雪覆的桦林,阴天的海滩,我所能想象到的美好小景色,都在里面。其实这都并不需要有多壮丽。感谢久石让,有这首旋律,夜里也变得并不可怕和孤独。

明天一早我就要去香港出差一星期,在这期间,最近完成的一个关于唐氏综合症孩子的专题会刊登在视觉周刊上。我好久没拍这么走心的专题片子了。


On The Way?
Published on 2015-3-12 2:40:00

Burano, Venice, 2014.

彩色岛真是让人说不出的喜欢。

2015还会去些什么地方,还真是说不准。

也许唯一能确定的,是七月份的印度,参加Suldanshu的婚礼。想想从08年到现在,已是7个春秋。


Something New?
Published on 2015-2-15 1:42:00

Venice Lido, 2014.

从2010年中开始使用Macbook,基本上就和台式机无缘了。将近5年,MBP也老了,即将要更换。

突然间有一个想法:为何不在家里添加一台台式机,用大的显示器来做图片处理呢?于是,便重回了PC,并且使用了一台超宽的显示器:Dell 2913WM,一台29寸,21:9比例的怪物。

校正,开Photoshop,从此再也不用担心屏幕过小,再也不用担心一个场景的几张照片颜色不同了。

单车那张图,是不是可以放大挂家里的墙呢?

马上春节了,在广州呆着。前几年还会担忧到底是在广州还是回安徽,也会因此闹一些矛盾。现在好了,两人分开,我也更自由。我真心觉得这样的状态真好,我可以任性地过。

虽然说是结束了一段关系,但我感谢这段关系,因为我学到了很多东西,变得更成熟。

或许有人问,为何选择过了情人节才更新还有写这个?

唉,真没有想太多:新显示器太爽了,所以要更新一下,顺便有感而发。14日的晚上,我在家煎牛排和鳕鱼,还尝试做了用黑椒蘑菇汁拌土豆泥,西式杂菜汤:原来天赋不止在摄影。

唯一的问题,就是吃太多,快撑死我了~~~


On The Way?
Published on 2015-2-12 3:03:00

Cannes, France, 2014.

New waaaaay to go.


On The Way?
Published on 2015-1-13 14:22:00

Koh Chang, Thailand, 2014.

好像很久没拍这样的照片了,觉得莫名的好。

新年好。

之前一直想买的A7,搁置了。原因很简单,年底要换手机和买两台电脑,没钱啦~

想想自己的相机已经够多了,Leica还躺在师傅那里,中画幅由于扫描问题用得很少,现在用得最多的竟然是巧思。这次来香港,觉得得把1v拿出来,下次出门该用F4了吧。

把旧机器拿出来一用,才知道这几台旧机器都到了保养维修的时间了。13年中拍儿童临终关怀时用F4,觉得还很好,希望回头拿出来还是安然无恙。那是父亲送我的礼物,极珍贵。几天前,父亲刚度过自己60岁的生日。谢天谢地,他们身体都很好。

最近的几个月,在生活上反而更放任一些。可能是时间更自由的缘故,可以尽情做自己开心的事情。工作方面变得有点懒惰,是时候收拾心情重新出发。这一年的变故让自己明白了很多东西,比如更懂得怎么生活,这更多是心态上的成熟。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,令我觉得生活一直对我挺好的,这点让我心存感激。

此刻我正在香港的酒店里,突然想写下以上的说话。有些东西,不写,回头便会忘记。

一会要到跑马地那边的基督教坟场看看。05年的时候,刚到莫斯科不久,便拜访了着名的新圣女公墓,如今转眼已经过去十年。

?


On The Way?
Published on 2014-12-20 12:17:00

Avignion, France, 2014.

从泰国比赛加度假回来,总算轻松了。

马上就要到新的一年,魔鬼训练和拼命工作,一定很充实。

这次去泰国,第一次不带胶片机器。结果是,极其不习惯,以后出门玩,巧思或者徕卡是必须的。不过,也作出一个重要决定,就是入手人生中第一台数码机器:Sony A7。

回想去年此时,人在北欧,转眼间便过去一年。这一年,发生的事情好多啊。

But my life is becoming peaceful, again.

?


On The Way?
Published on 2014-11-18 1:21:00

Avignon train station, France, 2014.

上周六第一次参加射箭公开赛,虽然是个小比赛,但胜出的感觉真好。

一个人过,就有这种好处,自由一些。

今年去不成金马奖了,有点失落。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,这样可以让我有更多时间准备泰国的比赛。

12月,终于可以休一个年假啦~


On The Way?
Published on 2014-10-4 3:36:00

On the TGV from Cannes to Marseille along the C?te D'azur, Southern France, 2014.

法国五月,沿着蔚蓝海岸乘坐列车前往马赛,2014。

巧思果然没有另我失望。

去一个地方,然后爱上一个地方,一直从未改变。

爱那无拘无束的自由空气。

最近的目标变得很简单,我要参加一次室内射箭世界杯。

又有一件让我能投入的事情,真是异常幸福。


Out Here?
Published on 2014-9-25 11:12:00

The window of the apartment during our stay, Lido, Venice, Italy, 2014.

?

I'm out here.?

What about now?

I'm moving on.


10 items

rss订阅 欢迎使用 RSS 阅读器订阅本页种子 http://ivanzhong.blogbus.com/index.rdf
?? 2012 A WelTao Production???-???About
a site powered by Project Babel